飞鸿何处?

几天前的一个晚上,从实验室回来,经过走廊的宿管前台,发现上面摆了好多信件。像是一只只飞鸿,不远千里带来的,是来自远方的问候。突然兴起,想过去瞧瞧,想知道都是哪些人,这么的幸运。形色各异的信封上面,令人感动的暖暖的笔迹,写满了思念和祝福。友人也曾说近期寄来了明信片,不知到否。找到了明信片的那打,把内容那面故意覆在手心,只看彩色的封面,遇到中意的,才会看这是出自谁人之手。如此循着往下翻,有节日的祝福,明星的头像,非主流的题材,当然最多的是各地特色的景观,且多是色彩斑斓的。蓦然的眼前一亮,一袭灰白色彩的画面映入眼帘,一灰拱石桥架在河道中央,两边尽是一色黑瓦白墙的房屋向远方沿河两边伸展开来,河中飘着一只摇橹,仿佛听闻得见桨声棹影。翻到反面,信戳上盖的是浙江杭州,正面的风景恰是乌镇,看着署名,恩,就是它了。不过手掌大小的明信片上,友人近期的生活状况和心灵感悟,透过这尚留有余温的字迹,缓缓的流淌开来。边走边看,时而会心一笑,时而回味悠长。

突然发现,好友分别时,大多是留着号码或是扣扣啥的,却不曾想过留下住址。而唯有住址才是最真实的存在,是最接近生活的东西。若是平日里能收到一份来自远方的问候,或是分隔多年的好友蓦地出现在自家楼下,只恐怕,再多言语已是多余,生活的味道自会侵便全身。 冷雨,秋意浓。

@lengerfulluse